播绿飞鹰——空军某运输搜救团一大队三十九年飞播造林助力脱贫攻坚纪实

文章正文
2021-02-03 11:34

官兵飞播造绿,把绿色诗行写在戈壁滩上。刘畅 摄

新春时节,万物复苏。

空军某运输搜救团一大队大队长辛嘉乘站在机场停机坪上,拍了拍身边的一架绿色运输机:“老伙计,开了春咱们又要去执行飞播任务喽!”

39年,7省(区)130多个县(市),2600余万亩,1万余吨草籽树种……空军某运输搜救团一大队一代代飞播官兵,在西北高原撒下的种子,最终变成了一片片绿带锁黄龙的防护林,为人民群众铺就了一条从“绿起来”到“富起来”的幸福路,被老百姓誉为“助力脱贫攻坚的播绿飞鹰”。

“今年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沙漠地带的飞播任务是20万亩,补播15万亩。”辛嘉乘和战友们已做好随时出征的准备,誓将绿色航迹在祖国大地延伸,延伸,再延伸……

星星之种也能点绿荒漠

俯望机翼下满目苍绿的山麓,周福定有些认不出来了。

“这还是太子山吗?”2020年9月,转业多年的周福定跟随旅游团,来到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太子山风景区游览。

39年前,周福定作为一大队的第一茬飞播人,“首战”目标就是太子山。

“印象太深刻了。”那时的太子山,缺少植被,水土流失严重,老百姓面临着“靠山吃不了山”的生存困境。

“那时,飞播对于我们是一个全新的挑战。”周福定说。飞播作业一般是在远离人烟的荒漠地区或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进行,没有指挥塔台,没有导航设备,没有信标台,全靠目视引导。1982年5月,受领任务的一大队克服“五月飞雪”恶劣天候条件,连续奋战一周,在太子山成功飞播2.28万亩,拉开了飞播造林支援地方建设的序幕。

飞播不是一日之功,没有十年八年很难看出成效。一大队在陕西榆林地区连续飞播治沙32年,直到2014年,才取得阶段性胜利。

榆林市位于毛乌素沙漠边缘,历史上曾因为沙漠的入侵,3次被迫“南迁”。“当年在榆林飞播,看到一望无际的沙海,我心里也打鼓,这撒下的种子能活吗?”老飞行员杨茂良说,隔上一两年他们再去飞播,看到沙漠里真的长出了小绿苗,心中不由得升腾起一个信念:当年党领导人民军队干革命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;现在党让我们干飞播,星星之种也能点绿荒漠。

那年,机械师王建海第一次到榆林执行飞播任务,“见面礼”是一场沙尘暴。黄沙像接天的潮水般滚滚而来,官兵顶着大风,冲向摇摇晃晃的飞机,有的闭紧嘴巴拽着钢索,有的爬进机舱用身体压住飞机。20多分钟后,沙尘退去,官兵一个个成了“兵马俑”。

就是在沙尘暴肆虐的毛乌素沙漠,一大队曾创下3架军用运输机一天作业38架次、18天飞播40.2万亩的纪录。

“这是飞播创造的奇迹!”陕西省治沙研究所所长石长春介绍,空军飞播了榆林沙区约四分之三的林地基础,直接“拴”住了陕西境内860万亩流沙。如今,从“沙逼人退”到“人进沙退”,榆林已成为陕西省畜产品基地和粮仓。

飞播造林,防风固沙;美了生态,富了乡亲。一大队官兵飞播的航迹始终契合着国家战略需求和时代发展。2019年8月,习主席通过视频察看一大队所在的空军某运输搜救团,肯定他们取得的成绩,希望他们牢记人民军队根本宗旨,继续支援国家经济社会建设,完成好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任务。

习主席的嘱托和激励,让一大队官兵更加明白:飞播不仅是党和人民赋予的任务,更是一份崇高的事业和追求,承载着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、为民族谋复兴的伟大历史使命。

把每一粒种子撒到它能扎根的地方

碧空如洗,沙海浩瀚。

2020年6月,在阿拉善左旗牧民翘望的目光中,一大队的一架绿色军用运输机翩然而至,掠过连绵起伏的沙丘,机腹下喷出一条长长的“彩带”,密密麻麻的草籽如天女散花般撒向大地。

“下种喽!下种喽!”人们欢呼着,奔跑着,期待着大地萌发又一片新绿。

这幅充满诗意的飞播画面,背后的艰辛和挑战却远非常人所能想象。

头顶星月起,身披夜色归,是官兵飞播的工作常态。一大队原飞行员宋占清说:“我们首先考虑的不是工作条件是否艰苦,而是气候条件是否利于种子生长。”

那年初夏,为了抢在雨季来临前完成飞播作业,飞行员每天5点起床,赶早进机场,日均工作近10个小时。

运输机不是密封舱,飞行中急速上升或下降,耳膜都要经受气压压迫。很多飞行员的耳膜凹陷,他们自豪地说,这是飞播颁给他们的特殊“勋章”。

“飞播是个技术活,战酷暑、斗沙尘还真不算什么。”飞行员任斌说,“要从飞机上把种子均匀撒在地面,得依着地势超低空飞行,速度要稳、飞得要直,要不然撒下的种子点成不了线、线成不了片,一大片植被都活不了。我是在老飞行员手把手带教下,几经磨砺才成长为合格的飞播人。”

“这十几万元的种子可是老百姓的血汗啊,全托付给你们了!”首战太子山的老飞行员宋占清,至今仍记得飞播前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嘱托。从此,把每一粒种子播撒到它能扎根的地方,就成了大队官兵对百姓的承诺。

“有时候,飞播作业就是要选在风沙大的时候进行。”一大队官兵解释,这时候飞播,种子才能被风沙盖住,雨一来就容易发芽成活。

地处腾格里沙漠和乌兰布和沙漠交汇处的阿拉善左旗,年降水量不足150毫米。国际学术界曾断言:年降水量200毫米以下不适宜飞播。临危受命的一大队官兵为了解决落种率、出苗率等问题,携手地方有关部门展开试验,针对飞多高、用什么种子、播撒密度等指标,一个架次一个架次地飞,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试,经过8年努力,终于探索出一整套飞播造林治沙实用技术,走出了以“适地、适时、适种、适量、封禁”为主要特征的飞播治沙之路。

人不负青山,青山不负人。如今,一大队在阿拉善左旗累计飞播作业581万亩,飞播长成的沙拐枣和花棒形成了总长460公里的两条飞播治沙锁边带,斩断了腾格里、乌兰布和、巴丹吉林三大沙漠的合围之势。

为百姓插上致富的翅膀

阿拉善左旗牧民宝红从小放牧,那时每年春天都会刮沙尘暴,沙尘甚至会把蒙古包和羊圈都埋住。虽然宝红家中有4000亩牧场,但草变得越来越少,日子越过越穷。

12岁那年,宝红第一次看到绿色军用运输机从头顶飞过。“那时候不知道飞机在干啥,就看到飞机飞得很低,轰隆隆就飞过来了,年年都来。后来看到飞机掠过的沙地长出了草,大人告诉我那就是飞播。”

飞播,播下了种,长出了草,变成了宝。宝红家的4000亩牧场慢慢地长出沙拐枣、花棒等飞播植物,整个嘎查(相当于行政村)周围都变绿了,“现在我们家有2万亩草场,每年靠采摘草种就能收入几万元,再加上有序放牧,一年的收入少说也有10万元。”

“飞播为我们插上致富的翅膀。”在秦岭东段南麓的陕西省丹凤县竹林关镇,蜂农宋军涛站在一片空军飞播林前,熟练地抽出蜂巢。宋军涛住在飞播林区附近,养蜂103箱,还带动了18个贫困户分散养殖蜜蜂,让更多的群众依托林海“酿”出甜蜜的日子。

39年来,一大队创造了一个个飞播“绿色奇迹”,助力万千百姓脱贫致富,开启幸福新生活——

在延安,播区内牧草产量是飞播前的19倍,当地畜牧业发展喜人,牛羊存栏量不断创新高。

在秦岭,当年飞播的林场,已成为药材、漆树等经济作物的重要种植基地,播区贫困农牧民利用河谷、草坡发展畜牧、养殖业,人均收入实现跨越式提升。

在榆林,数十万外流人口回迁,播区成为白于山区30万贫困群众移民搬迁的目的地,榆林老区230万群众脱贫致富。

在阿拉善左旗,农牧民利用播区草场的沙生植物进行深加工,把沙生植物种子提炼成食用油制作食品增稠剂、稳定剂等副产品,人均年收入增长近千元。

……

2020年12月,一大队教导员杨淑坤到陕西、甘肃、内蒙古等空军飞播过的地区调研。回到部队,他为官兵作了图文并茂的专题教育,讲述播区的生态改善和当地人民的生活变迁,“在播区,听到最多的是老百姓交口称赞党的富民惠民政策,看到最多的是飞播给百姓生活带来的发展机遇和巨大变化。”

撒下一把种子,收获一分希望。空军某运输搜救团一大队39年如一日飞播造林,把绿色诗行写在广袤的大地上,描绘出“人民空军为人民”的忠诚航迹,谱写出感恩人民、回报人民的时代壮歌。

1、转载或引用本网站文章内容请标明原网址,并标明本站网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台州商会 。转载或引用本网站中带有署名的文章,请向原署名作者支付稿酬。2、对于不遵守本站申明或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,本站保留法律追责权利,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引起纠纷的,本站不承担责任。3、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收集,不保证完整性,仅供浏览阅读,如需详细阅读请联系原作者,若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。本站内容来源于收集转载,若您再次转载请勿用于违法用途,或其他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行承担责任。

本文链接

文章评论